当今世界

巴西“复活节”

12Jul 2012 鶴 ステラ ゆかり

鹤・斯特拉・由佳里(巴西联邦共和国)

长崎县生活期间:2011.7~2012.3(2011年度长崎县海外技术研修员) 

 

 

    大家好!

 

    我是2011年度长崎县海外技术研修员鹤・斯特拉・由佳里。

我离开长崎已经有三个月了,在这个美丽的城市,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在此向所有关心照顾过我的人,道一声感谢。

   

    受出岛网工作人员委托,要写这篇名为“当今世界”的投稿,那么我就介绍一下日本不大熟悉的“复活节(Easter)”吧。

 

    基督教徒众多的巴西,今年4月6日是国家法定假日复活节。这个节日每年的日期不固定。是一个庆祝基督复活的日子。也叫复活节。

    这一天,巴西人们会和亲朋好友欢聚一堂,并互赠鸡蛋巧克力(巧克力蛋)。鸡蛋在各个超市都有售,有各种大小、不同口道的、还有带玩具的等等,应有尽有。

另外,家里也可以做巧克力蛋。我7岁的小侄子今年还试着做了一次呢!

 

    

             手工巧克力蛋                              超市的巧克力蛋卖场

 

 

    另外,基督教有个教义,就是“基督因为为我们赎罪流了很多血,故不许碰血”,所以复活节(4月6日)规定不许吃红肉。所谓“红肉”就是牛肉和猪肉。所以作为白肉的鱼肉和鸡肉、尤其是一种叫“咸鳕鱼干”的鱼,就成了节日里的主要食品了。

 

 

                       

                                    为便于保存而腌制的咸鳕鱼干

                         http://yamago5.com/shopping/bacalhau.html

 

 

  我是在母亲的故乡是圣保罗州 “林斯市(Lins)”度过的复活节的。林斯市人口73,183人,面积571.442 km。我出生成长的圣保罗市人口11,150,249人,面积1522.989 km,相比之下,这里是个小乡村。从圣保罗市开车要花6个小时。自古是日本移民的聚居地,有很多日系居民。

 

其他(有关林斯市的介绍)

http://www.iptdajatak.com.br/jatak/publications/show/ColoniaGuideBook/16

 

 

                          照片左上:林斯市街景

                                   右上:日系平田家超市

                                   左下:乡村的自然风光:正在吃柿子的大嘴鸟

                                   右下:乡村的自然风光:木棉树(南美木棉)

 

 

     林斯市气温很高,炎热时必不可少的就是冰淇淋店。

顺便说一下,在我最喜爱的冰淇淋店“小农场(A Fazendinha)”可以吃到手工制作的冰淇淋呢。而且种类多,价格是2巴西里尔一个。买上一个,因真的太大,所以分两段才能装下。给人感觉好像得到了两个似的,又好吃又划算。

*1巴西里尔=约43日元

  

 

 

左:冰淇淋53种

右:我和侄子在“小农场”店里吃冰淇淋。身后还有很多人排队呢。

 

 

  长崎县壹岐出身的祖母现在住在林斯市。10岁时移居巴西。今年88岁了。说到长崎,她总是说因当时太小,壹岐的事情已经记不起来了。但壹岐的海却依稀记得:“那才叫漂亮呢!”祖母总是说“我虽然来到巴西了,但心还留在了日本!”

     我自己也经历了长崎的生活,所以也和祖母聊了很多,非常开心。

 

   

 

左:我和壹岐出身的祖母(88岁)

右:祖母生活了68年的居所。(林斯市TANGARA町)

 

 

    在长崎时,常常有人问“巴西日系人在家里一般吃什么呢?”。下面的照片是我平时的饮食。除复活节之外是可以吃红肉的。

   

 

                                 

 

    

 

   巴西烤肉、色拉、什锦饭、豆汁(豆类总称)、瓜拉纳饮料、三文鱼刺身、咸黄瓜。

 

 

  我的介绍就到这里吧,感谢大家让我有机会在今年复活节时和家人一起聊起长崎的美好回忆,谢谢大家。

  希望今后继续多关照。

 

 

 

再见长崎

13Jun 2012 都 彦飛

都彦飞(中国・上海市)

前海外技术研修员(2011年)

在长崎期间:2011.7~2012.3

 

3月5日,当我们研修生一行,在机场与大家道别的时候,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我甚至都不敢直视朋友们的眼神,就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再见了长崎,再见了长崎的各位朋友们。带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登上了飞机,飞机起飞后,依然一直看着这片我热爱的土地,我的第二故乡,我所非常珍贵的回忆。

 

 

 

1个小时30分钟后,整理了一下心情,回到了我的故乡——上海。家人已在机场等候,回到家里,女儿很高兴的冲过来拥抱我,顿时觉得心里很温暖,回来了,回家了,这个离别了8个月的家,离别了8个月的上海的生活。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了。

 

 

上海有地铁,但是没有路面电车;上海有高楼,但是没有高山,眼前的一切都与长崎非常不同。长崎的路面电车司机会用很温柔的声音报站,提醒乘客注意安全,告知乘客可以充值,甚至在等候红绿灯的时候也会告知乘客。这是在上海所听不到的,上海的地铁全部都是录音播报,虽然这是现代都市的惯例,但是少了一份亲切感,心里少了一份温暖感。所以每每听到地铁报站,我依然会想起长崎的司机们那些熟悉的声音。

 

 

每天从家里4楼走下来,都会想起在西山本町居住时,有时候会从山上走下来,沿途可以欣赏美丽的风景,那些一栋栋独具日本特色的小楼,都让我觉得非常好看,还有那些院子里的花草树木,鱼池里的鲤鱼,还有短尾巴的长崎猫等等。虽然过去抱怨过住在山上很远,但是现在却觉得那是一段不错的经历。还有一个老爷爷每天都会站在院子前,对来往的人笑容满面的说一句“早上好,你走好!”。不知道那个老爷爷可好吗?

 

 

回来后,我很兴奋的向家人朋友们介绍我在长崎所经历的一切,每天是怎样工作的,是怎样生活的。日本人的单位是怎样一个氛围,大家是怎样相处的。在工作方面和上海有哪些方面的区别,我是怎样从不适应到适应,甚至在有些地方非常赞同日本人的做事方法等等。在长崎生活的时候,每天是怎样买菜做饭,日本的超市和菜市都买些什么,日本人每天都吃些什么。在上海,日本料理店也很多,但是和真正的日本国内的料理店还是有很多区别的地方。日本的饮食习惯也和中国大有不同。所有的这一切,朋友们都很好奇。我像讲故事一样,一点点给他们叙说。也勾起了我无数的美好回忆。

 

 

刚回来的第一周,还在重新的适应期,由于气候的不同,回来第三天就开始生病,又碰上办公室搬家,感觉一切都很混乱,什么都觉得不适应。经过了一到两周的调整,才在身体上,心情上,工作上,生活上都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作为一个旅游从业者,我真的很想把长崎美好的一切告诉更多的人,让上海的市民都能去看看这个独具魅力的小城,去了解可爱的长崎人。

 

  

再见了长崎,不过我相信这次的告别是短暂的,我会再去长崎,再回去看看我的第二故乡。

祝愿在长崎的朋友们一切都好! 

 

 

 

       

 

 

上海也有樱花,看到樱花,就让我想到了日本。          上海的早晨,早高峰时间的景象。  

   

 

危机电视节目与危机电影

25Apr 2012 Aris den Hollander

Aris den Hollander(荷兰・西兰省)

原长崎大学留学生协会副会长

在长崎期间:2010.3~2011.3

 

 

 

  2007-2008年,在美国发生了信贷危机。而现在,在欧洲,我们则深陷于欧元危机之中。人们的日常生活受到欧元危机影响,收入减少,贫困人口日益增加。

  

 

  就我个人来说,我现在正在找工作,但是情况稍微有点严重。明明顺利修完了研究生课程,可是现在还没有找到稳定的工作。我周围的人虽然还不至于陷入贫困当中,但是也能感觉到潜在的危机。这种危机意识正给人们的日常生活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

 

 

(http://berlusconi-flying-circus.blogspot.com/2011/10/silvio-berlusconi-and-chat-among.html)

 

 

  其中一个变化就在电视节目内容上。特别是在美国,以当铺为舞台的情景节目和拍卖节目越来越多。据说是由于经济不景气,缺钱的人把什么都拿出来卖,所以以这种内容为话题的电视节目开始流行起来。这种现象,是否可以称为“危机电视节目”呢?

 

  另外,电影也受到危机影响,渐渐有了变化。受欢迎的电影一般都是表现沉重、忧郁感情的。更具体地说,刻画那些没有固定人生目标的人群的电影,以及写实主义电影越来越多。比如说,《亡命驾驶》、《忧郁症》等。

 

   

(http://www.cinebel.be/nl/film/1007918/Drive)

 

 

   先不提上面提到的两部作品,我们可以来看看《龙纹身的女孩》这部电影。作品描写了对现存体制的猜疑及政治上对政府的不信任等内容,受到了社会广泛关注。世界各地也有抗议运动(对贫富差距社会反感的人们占据街道举行抗议活动),对现存体制的批判和非难也日益高涨。我觉得,产生这种猜疑心的主要原因可能就是由于没有人能够清楚地解释说明“现存体制”的概念。

  假设这种现况存在于世界各地,那么像《龙纹身的女孩》这类电影就可说是应运而生了。

 

 

 

 (http://www.dragontattoo.com/site/)

 

  总之,经济不景气给电影带来了强烈的刺激和影响。“危机电影”虽然不能称为电影的一个分类,但有许多作品都有这类倾向。可以从上述①悲伤、忧郁②现实主义③对现存体制的猜疑心三点窥探到“危机电影”真正的概念。我最近看电影时,最喜欢做的就是一边留意电影中是否有这三点的痕迹一边观赏,结束时,发出“这部也可以说是危机电影呢”这种感叹。这就是我最近热衷做的事情。

 

 

2012北京春节庙会

12Mar 2012 高 華彬

高华彬(中国・北京市)

长崎生活时间:2006年4月-2007年4月(原长崎县观光联盟国际交流员)

 

 

 

各位朋友,过年好!在北京,每年春节期间几个主要的公园都有庙会。庙会上吃、喝、玩、乐,什么都有,男女老少,人山人海,过节的气氛非常热烈。过年要去庙会,那是“必须的”!

 

 

今年2012年是龙年,当然最好去有“龙”的地方,那就是龙潭湖公园的庙会啦。这里主要给各位展示一些庙会的照片,让大家通过它们感受一些北京人过年的气氛。

 

 

 

 

 

北京龙潭湖庙会1984年开始举办,今年已经是第29届了

 

 

 

 

门口的卡通人物很受欢迎

 

 

 

 

庙会一角,够喜庆够艳丽吧

 

 

 

 

还有滑雪玩雪的地方哩,今年还没下雪,都是人造的吧?

 

 

 

 

人可真多啊

 

 

 

 

炸蚕蛹、炸蝎子,敢吃吗?旁边还有蝎子、蜈蚣呢

 

 

 

 

长沙臭豆腐,据称毛主席他老人家最爱吃了

 

 

    

 

 

隆福寺的老北京茶汤                                  咦,日本的章鱼小丸子也来凑热闹了

 

 

 

 

云南傣族的菠萝饭、香草饭,味道肯定错不了

 

 

   

 

 

这种色彩艳丽的装饰花今年特流行,人手一把,花艳人更俏

 

 

 

 

嘿,北京剪纸,都围着干嘛呢?

 

 

 

 

哦,原来作者在搞签名售卖

 

 

   

 

 

糖葫芦真大,但只能看不能吃!           小龙哥真帅,正给女友发短信吧

 

 

   

 

 

左图(中新社记者盛佳鹏摄;http://news.cntv.cn/20120126/108872.shtml)是网上转载很多的“花轿女孩”。

女孩走了,轿子也空了。。。  


 
 
 
 
 
 

日本鲤鱼旗已经在这里扎根儿了

 

 

 

 

竟然还有邓丽君的CD,令人怀念吧

 
 
 

 

小结:包括以上龙潭湖的庙会在内,春节期间北京全市共有26个主要的庙会和民俗活动,据统计,仅除夕至正月初五,这些活动接接待游客566.8万人次。其他的庙会活动也都各具特色,如天坛的祭天仪仗和乐舞表演,大观园的红楼庙会,朝阳公园的国际风情节有来自英国、法国、俄罗斯等国的表演,活动真可谓丰富多彩。以后有机会再给大家做介绍吧。

 

 

 

再回长崎

26Jan 2012 高 華彬

高华彬(中国北京市)

长崎生活时间:2006年4月-2007年4月(原长崎县观光联盟国际交流员)

 

 

 

 

  上一次住在长崎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

  那还是2006年4月至2007年4月,我作为国际交流员在长崎县县厅观光课工作了一年。虽然只有短短一年时间,但长崎的新鲜空气、美丽的大自然、美味佳肴、还有和蔼的市民等等,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格拉巴公园、长长的石板坡、以及佐田雅志用长崎方言演唱的“GANBARANBA”等,回国后时时出现在睡梦里。一直以来我总是想着:要是哪天能再回长崎看看该多好啊!

  终于在去年11月份,我利用一个去日本短期研修的机会,再次回到了阔别五年的长崎,并作了两天愉快而有意义的短暂停留。

 

 

  抵达长崎的那天是星期日,正好赶上大陆及台湾的留学生等在长崎大学医学部的体育馆里举办羽毛球比赛。当地的朋友老李提前帮我报了名,还不错,在双打中我和老李配合默契,得了第一名。五年前,我们也经常在这个体育馆里打羽毛球,故地重游,不禁想起往日的朋友。那时老蔡是留学生会的会长,但据说他现在已经去京都了。那天又认识了一个新的老蔡,是从台湾来的,人很爽快,但是在单打中他竟然把我“灭”了。除了老李,那天还竟然碰上了几个以前的朋友,老友意外相见,自然格外亲切。其他大部分的人虽然都不认识,但与五年前一样都是些青春年少、生龙活虎的年轻人。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自己不知不觉已近中年,只有感慨岁月无情的份儿了。顺便提一下,我是五年前在长崎开始喜欢上羽毛球的,我永远也得感谢当时经常指导我的“地球馆”的牛岛先生及市民会馆的前辈们。那天分手的时候,我和老李还作了一个约定:下次他到北京来出差的时候,我要带他去北京的球馆和我们现在的这拨人切磋切磋球技。

 

 

老李(右)那天拿了两项大奖,心里那个激动啊!

 

 

 

  当天傍晚,和老李一道在出岛码头的“滨胜”用什锦汤面(即我最爱吃的长崎“炝烹”)犒劳了自己一顿以后,我独自来到以前住过的茂里町附近转悠。这里的变化还不小呢。昔日好像什么也没有的地方竟然建起了一个大型购物广场,名字叫“Cocowalk”,商场顶上还矗立着一个巨大的摩天轮。以前日本朋友都说中国变化大,看来日本也在一点点地变化嘛。还有那个松枝码头,以前只有一个小小的港湾事务所,现在已经建成了一个漂亮而又豪华的国际邮轮码头,宽阔而有创意的草坪,明亮的大厅,很是气派,也为周围美景也增色不少。其他变化还有很多,只能等下次来再去转悠了。

 

 

         

昔日住所附近,已经摇身变成繁华商街

 

五年前的松枝码头港湾事务所

 

                                   现在的松枝码头 

 

 

 

  第二天,在县厅听完研修讲座之后,我去参观了长崎历史博物馆正在举办的特别企划展——“孙文、梅屋庄吉与长崎”展览。

   去年正值辛亥革命100周年,在中国与之相关的电视剧、电影、展览及其他各种形式的活动非常多,但能在日本参观纪念中山先生的展览则更觉不易。尤其是展出的文物资料等极为丰富和翔实,既有从中国借来的珍贵文献文物,也有日方多年珍藏从不轻易示人的珍品,还有中国赠送给长崎的孙中山与梅屋夫妇的三人塑像。百闻不如一见,希望各位朋友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

 

站在伟人塑像前面(左边是当天一起参加研修的美女。右边美女是展览讲解员,她的讲解很棒)

 

 

此次再回长崎时间虽短,但有幸见到了诸多昔日老友和同事,而且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尤其还结识了“出岛网”的两位美女编辑,收获颇丰。今后,大家可以在“出岛网”上多多交流有关北京或者长崎的新鲜事儿。希望能与各位能经常在“出岛网”上相见。

 

 

不见不散!

 


 
Facebook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