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世界

2017年“上海·日本电影周”

31Aug 2017 周小慶

周小庆

中国 上海市

2016年度长崎县国际交流员

逗留长崎时间 2016.4~2017.4

 

 

 

 

随着道路两旁的梧桐树由春季的新绿转为盛夏的深绿,2017年已经进入了下半年。自从我4月份从长崎回到上海,也已经有了3个多月。回顾在长崎的一年,仿佛做了一个梦——一个美好却短暂的梦。

 

 

6月17日~26日,上海举办了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始于1993年,每年6月举办,虽然历史并不长,但其国际影展却是亚洲规模最大、也是最多元的电影展映活动。

 

 

其间配合电影节举办的“上海·日本电影周”吸引了众多喜欢日本电影的中国影迷的关注。由于电影周期间会上映日本的最新影片,上海的影迷每年都期盼着电影周的到来。

 

 

“上海·日本电影周”由上海国际影视节中心主办、NPO法人日中映画祭实行委员会合办,截至今年已经连续举办了12届。即使是两国政治关系面临困难的时期,这一活动也没有中断,由此可见文化交流的重要性。

 

 

顺便说一下,NPO法人日中映画祭实行委员会2014年还曾在长崎举办过“长崎·中国电影周”,给长崎的朋友提供了欣赏中国电影的宝贵机会。中国电影周在长崎举办也反映了长崎与中国的深厚渊源。

 

下面是当时“2014长崎·中国电影周的”的相关报道

http://www.cjiff.net/2013_10/index_nagasaki.html

http://www.cjiff.net/2013_10/20140209nagasaki_newspaper.pdf

 

 

 

 

2017年上海·日本电影周开幕式

http://www.sh.xinhuanet.com/2017-06/19/c_136375926.htm

 

 

今年的“上海·日本电影周”上共上映了《生在幼子》《昼颜》《帝一之国》《滚烫的爱》《卡农》《死亡笔记:点亮新世界》《昼行闪耀的流星》《真田十勇士》这八部影片。

 

 

其中知名度最高的应该是《昼颜》了。电视剧《昼颜》2014年就在中国风靡一时,并受到热议。或许因为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婚外情都是世界共同的社会现象吧。主演斋藤工和上户彩不仅出席了电影周的开幕式,还参加了在电影上映前的主创见面会,与中国的观众进行了交流。我本来也想去看的,但实在没能订到票。有主创见面会的那一场开始前,剧场门口排起了100米的长队,原价60元的票价被黄牛炒到了2000元一张。。。

 

 

另外,《昼颜》导演西谷弘、《生在幼子》导演三岛有纪子、主演田中丽奈、《卡农》导演杂贺俊郎也作为嘉宾出席了日本电影周的开幕式。尤其是田中丽奈不仅用中文致辞,还用中文回答观众提问,引起了现场观众的惊叹。我一直不知道田中丽奈原来还会中文。虽然没有田中丽奈说得那么多,但其他嘉宾用一两句中文打招呼,也拉近了与中国观众的距离。

 

 

作为嘉宾出席开幕式的田中丽奈、斋藤工,上户彩等人

http://www.cqtimes.cn/newsdetail/index/id/2005532.html

 

 

除了上面提到的八部影片,电影《深夜食堂2》也在此次的电影节上上映。主演小林薰等人也来到上海和影迷进行了交流。和《昼颜》一样,《深夜食堂》也早就因为电视剧而在中国大受欢迎。我也很喜欢看《深夜食堂》,特别喜欢片头曲。

 

 

 

 

 

今年6月,由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导演、演员共同拍摄的中国版《深夜食堂》开始在电视和网络上播放。但是一播出就恶评如潮,如“人物设定、台词等和日本版太接近了”、“完全没有中国元素”、“植入广告太多”等。我看了第一集,当看到在日式的餐馆里,老板拿出常在广告中出现的某品牌方便面的时候,简直哭笑不得。真希望中国的导演和演员以后不要再翻拍日本电视剧了。

 

 

 

http://www.9ku.com/yule/zt/208.htm

 

 

虽然中国版《深夜食堂》得到了许多差评,但也让有些人第一次知道了《深夜食堂》并开始在视频网站上看日本原版。

我想今后日本的电影和电视剧还会不断进入中国,像《深夜食堂》一样引发关注和热议。通过电影和电视剧,让一些没有去过日本的中国人得以了解日本的日常生活和日本人的思维,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以上就是来自我的“今日世界”中国篇。希望以后还有时间和机会给大家介绍中国的最新信息。再见~

 

 

我的故乡 卡庞博尼图

03Jul 2017 堤セリナ 広子

堤・塞莉娜・广子

巴西 圣保罗州 卡庞博尼图(Capão Bonito)市

平成28年度长崎县海外技术研修员

长崎居住时间2016.8~2017.3

 

 

 

 

大家好!初次见面,我是堤・塞莉娜・广子。

 

 

获得巴西长崎县人会的推荐,我作为长崎县海外技术研修员,去年8月下旬到今年3月上旬在长崎逗留。在长崎,我受到了建友社设计股份有限公司各位的关照,通过研修,学到了很多,认识了很多人,在日本度过了非常愉快的6个月。现在回到巴西已经快三个月了。时间过去得真是快啊!

 

 

对了,各位有没有听说过卡庞博尼图(Capão Bonito)这个地方呢?我的故乡是圣保罗州圣南西(圣保罗州西南部地区),叫做卡庞博尼图的一个小乡镇。与圣保罗市相距230公里,主要产业是农业、畜牧业、木材产业和花岗岩采石业。

 

 

 

卡庞博尼图市的位置

 

 

卡庞博尼图的农田

 

 

这里采到的大理石被叫做“卡庞博尼图大理石(Capão Bonito Granite)”(译者注:又称巴西加宾红),出口海外。是建筑中常用的红褐色的美丽的石头哦!

 

 

小乡镇里没有高大的建筑物,被自然包围的卡庞博尼图被称作自然观光地,可以看到洞窟、瀑布、河川等景观。

 

 

乡镇中心是天主教堂和广场。据说巴西很多小城镇都是这样,城镇建设从天主教堂的周围逐渐铺开。即使到了现在,主要的公司、商店和银行等等也都在天主教堂周围。

 

 

 

天主教堂

 

说到吃的东西,鸡肉球(Bolinho de frango)和烤猪肉棒(Rojão)很受欢迎。

鸡肉球(Bolinho de frango)的“Bolinho”是葡萄牙语“小球”的意思。“frango”是“鸡肉”的意思。是将切得细细的鸡肉卷在鸡汤与玉米粉作的面团里油炸的小吃。

烤猪肉棒是将调好味的猪肉片卷在棒子上,放在炭上烤着吃。虽然它的味道和日本料理不同,但是推荐给喜欢吃烤肉的各位!

 

 

 

 

鸡肉球

https://www.google.co.jp/amp/mdemulher.abril.com.br/receitas/bolinho-de-frango-com-azeitona/amp/

 

 

烤猪肉棒

 

巴西居住着全球最多的日裔日侨,大约有150万人。因此,巴西全国,主要是圣保罗州中,为了向下一代传递日本文化,人们会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其中,卡庞博尼图文化体育协会已经走过了65个年头。他们举办相扑、卡拉OK、和太鼓、体操、日语教育等经常性活动,每年还举办正月、艺能祭、运动会、敬老会、盂兰盆舞等各种时令节日活动。

 

 

 

相扑部是在53年前创立的,每年举办圣南西大赛、圣保罗州大赛、全国大赛、南美大赛和世界大赛。现在在巴西,不仅是日裔,很多非日裔也参加了相扑活动。

 

 

 

圣保罗州相扑大赛 圣南西队

 

太鼓队“源流太鼓”是卡庞博尼图的和太鼓队,从2002年起开始活动。一开始队员不能牢牢抓住乐器,因此根本没法演奏,但是经过15年的努力,今年4月,他们代表巴西,在神户举办的“第19届日本太鼓少年竞赛”中获得了第5名的好成绩。恭喜他们!

 

 

 

第19届日本太鼓少年竞赛

(巴西太鼓协会Facebook主页:https://www.facebook.com/taikobrasil/photos/pcb.1335711386518655/1335709166518877/?type=3&theater

 

 

巴西有很多人对日本文化有兴趣,认为日本人生活规律,勤奋诚实,是他们的榜样。我也从小积极参与日裔社会的活动,学习了很多关于日本与日本文化知识。我从每年举办的时令节日活动、卡拉OK大赛、和太鼓大赛、以及日语课程中学到了很多,为此感到骄傲。

 

 

今后我要积极挑战自我,继续活跃在日本与巴西交流的第一线。如果还有有趣的活动,再来向各位报告!

 

 

 

 

森林公园简介

15Jun 2017 施耀青

施耀青

中国上海市

2016年度海外技术研修员

在长崎时间:2016年8月~2017年3月

 

 

 

大家好,好久不见。我是平成28年海外技术研修员的施耀青。在长崎停留期间蒙受各位照顾了。

 

 

回国后已经过了两个月。现在我还是经常想念大家,想念长崎。这次我想介绍一下我的故乡崇明岛最有名的观光景点,被称为崇明岛招牌的东平国家森林公园。

 

 

东平国家森林公园位于崇明岛的中北部,总面积3.55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达90%,是国家AAAA级的旅游景区。是被称为树的海洋、花的世界、鸟的天堂的综合性公园。

 

 

整个公园空气洁静、环境幽静,映入眼帘的是遍野的花草和被称为公园象征的茂盛的水杉树。这里令人心旷神怡,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另外还有露营车营地、烧烤场、紫薇园、彩弹射击、攀岩、滑索等许多设施令人尽享假日好时光。

 

 

假日期间我和朋友们去了好久没去的森林公园。那么,就结合照片来重新介绍一下吧。首先去了烧烤场

 

 

 

大概就是这样子的。

 

 

 

 

嗯?貌似烤过头了,算了,不会影响味道的,大概吧……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然后骑着自行车在公园内到处逛了一圈。

 

 

    

 

发现了几匹鹿。好像对人类十分警惕。这边也没法随便接近。

要是像西海的バイオパーク那样可以自由接触动物那该有多好。

 

 

 

飞机正在展示中。虽然看起来像破铜烂铁,不过这可是真正的战斗机哦。

 

 

 

不知名的小路,感觉会通往神秘的世界。

 

 

 

花的海洋。在这里一整年都能欣赏到美丽的花儿。

 

 

嗯?路标上还有日语呢,以前来的时候好像并没有来着,这公园也很努力呢。

 

 

    

 

 

好像有什么表演在进行。

摩托车在圆球里转来转去的,好厉害,还是第一次在现场看到这样的表演呢。

 

 

 

真是好美丽的湖泊啊,在湖中还有人在泛舟。真是宁静祥和…..咦?等等,那是什么,有人在天上飞?好危险啊。

 

 

 

 

问了下工作人员,当天刚好在举办什么活动,所以才有走钢丝的表演。原来如此,是演出啊,吓我一跳。

 

 

 

 

 

另外,还有风车,三角形的建筑物。

 

上海最近pm2.5的问题越发严重了,但是在这里还是有空气清新,治愈心灵的景点的。是在日常繁忙的工作中解放自我的最佳去处呢。

 

像森林公园这样令人回归大自然,放松心情的地方还有很多,我下次再给大家介绍吧。

 

那么,请大家有空一定要来崇明岛玩哦。

 

 

 

自行车搭起的“彩虹”

15May 2017 黄吉

黄 吉

中国・上海市

原长崎县国际交流员

长崎生活时间:2014年4月-2015年4月

 

 

 

“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这句在上海家喻户晓的口头禅,始于上世纪90年代,用来形容上海日新月异的快速发展。到如今,这句话仍然适用。

 

这两年,上海除了不断有新的高楼拔地而起,变化最大的领域就要算是交通了:私家车突破300万辆,工作日双休日都堵车;地铁运营里程超过600km,全球数一数二。但是,这半年以来,让上海市民印象最深刻的变化,却是由自行车搭起的“彩虹”——共享单车。

 

 

 

https://tieba.baidu.com/p/2671990609?pid=40944215299&see_lz=1

 

 

http://group.mtime.com/17128/discussion/1212383/

 

 

http://news.21cn.com/photo/a/2017/0327/00/32107193_4.shtml

 

 

 

共享是指谁都可以使用,单车就是自行车。这股共享单车的热潮始于2016年的上半年,当时仅有“摩拜”和“OFO”两家公司的自行车,并且数量很少,经常要走几百米才能找到一辆。使用方法倒是很简单,只要下载一个app就可以使用,并且价格也很便宜(1元/半小时,上海的公交车是2元,地铁是3~7元)。

 

 

写真© cloris chen

 

 

 

经过一年时间的发展,已经有“小鸣单车”、“永安行”、“贝庆单车”等多个品牌加入市场,甚至出现了共享电单车。这些品牌每家都会选择一个属于自己的颜色,并列在路边时,就成为了一道“彩虹”——甚至许多外国游客都要和这些自行车合个影。这些自行车俨然成为了上海的又一个标志。

 

 

 

 

共享单车的流行,给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市民和游客们带来了巨大的便利。1.只要一个app就可以使用全城所有该品牌的单车,并且价格便宜。2.目前摩拜与OFO在上海投放的车辆均超过10W辆,所有的地铁站出口都能找到,解决了从地铁站回家的交通问题。3.有利于环保。

 

 

 

 

不过,随着共享单车深入市民的生活,不少负面效应也开始显现。比如,商业圈车辆过多,占据了人行道和盲道;儿童骑车引发的安全问题;大量押金的监管问题等等,都需要城市管理者加紧制定相关的规则加以规范。

 

 

 

 

最新的两则消息:苹果CEO库克访问了OFO公司;国内最大的两家共享单车公司摩拜与OFO已经进入海外市场(新加坡和美国),共享单车模式在国外会如何发展,让我们拭目以待。

 

 

https://www.huxiu.com/article/186483.html

 

 

附:共享单车的使用方式(以摩拜单车为例,外国人也能使用)

1.下载app。

2.注册账户,支付押金,充值。

3.在地图上找到车辆的位置,步行找到车辆。

4.用app扫描车身上的二维码开锁。

6.在可以停车的地方停车,并上锁,app自动扣费,结束。

 

 

 

   

 

 

 

 

 

中国“互联网+”产业的普及与其便利性 — 以“微医”为例

01Feb 2017 郭麗

郭丽(Guo Li)

中国上海市

原长崎县国际交流员

长崎生活时间:2015年4月-2016年4月

 

 

 

大家好!

好久不见。我是前任长崎县中国国际交流员郭丽,今年四月任期结束回国。过去的一年承蒙长崎县各位多方关照,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谢!

 

话说,虽然我只离开了1年时间,但是中国“互联网+”产业的普及情况,实在令我大吃一惊!

 

 

看到这里,或许有人对“互联网+”不太理解,在此简单介绍一下。

2015年中国国务院提出制定“互联网+”这一行动计划。其意思是:利用互联网的平台,利用信息通信技术,把互联网和包括传统行业在内的各行各业结合起来,在新的领域创造一种新生态的国家战略。

其实,我去日本之前,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就已经非常发达,和很多中国年轻人一样,我也经常网上购物和通过O2O(online to offline)进行各种终端消费。但是去年4月回国后,却发现中国的“互联网+”产业远比想象的更加普及,最明显的一点是发现短短1年时间之内出现了很多新的相关软件,对此我一无所知,而我周围的很多人已经在熟练地应用它们,那种冲击感,简直就是文化差异!

 

比如,使用了单位同事推荐的“微医”(weiyi) 这一医疗方面的APP后,我再次深切体会到了其便利性及中国“互联网+”产业的普及。今天,就简单地介绍一下“微医”。

 

 


 

“微医” 首页

http://www.guahao.com/

 

 

 

http://www.guahao.com/intro/userapp

 

 

如各位所知,上海医疗发达,集中了很多全国知名的医生和医院。因此,不仅是上海的患者,每天很多外地的患者也来到这里。以前,要去比较有名的医院的话,早上必须要起得特别早,到医院之后也肯定要排很长的队等待。

 

 

我至今不能忘记的是,有一次冬天的某一天要去一家比较有名的医院,那天早上4点半不到就起床,乘最早的一班地铁到医院时还不到6点,但是医院前面已经排了很长的队伍,至少有200多米!无语。。。。。。

 

然后,是在严寒中等待了漫长的2个多小时,医院8点终于开门。接着,在孩子的哭泣声以及大人们好像吵架的嘈杂环境中,再次排队等候挂号,排队就诊,排队检查,排队治疗。。。。。。拖着疲惫的身体终于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7点多了!(哭)

 

然而,回国后用“微医”,还是去同一家医院,也是请比较有名的专家看病,由于事先已经在网上预约好,所以只按照预约好的时间到达医院,不用等很快就挂好号,并且很快就得到了医生的诊断。预约早上8点半的号,我8点25分之前到医院,看完医生回到家也不过是中午时分。短短1年时间,变化之大,效率之高,简直就像做梦一样,令人难以置信!

 

 

其实,“微医”功能很多,不仅可以提前预约医生,还可以免费咨询,专家问诊以及特需问诊,同时如果你不知道该找哪位医生,还可以让专家帮你找医生,“精准预约”。此外,如果家里有老年人不会使用这个软件也没有关系,因为一个注册号可以最多有包括自己在内的6位家庭联系人,也就是说:一个人注册一个号可以帮家里的另外5位家庭成员用这个功能。我认为,在老龄化不断加剧的中国社会,这个系统老年人也能轻松使用,相当不错。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1106/17/8112194_511242081.shtml

 

 

在中国,类似“微医”的这种“互联网+”APP现在非常多,几乎涉及到了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的所有方面。而“互联网+”产业的普及在给人们生活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也渐渐在改变着人们的生活方式。

 

 

这次以“微医”为例向大家介绍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情况。下次再有什么有趣的中国话题,再向大家介绍!

 

 

 

 

 

PREV123456